内容标题11

  • <tr id='fUubab'><strong id='fUubab'></strong><small id='fUubab'></small><button id='fUubab'></button><li id='fUubab'><noscript id='fUubab'><big id='fUubab'></big><dt id='fUuba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Uubab'><option id='fUubab'><table id='fUubab'><blockquote id='fUubab'><tbody id='fUuba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fUubab'></u><kbd id='fUubab'><kbd id='fUubab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fUubab'><strong id='fUuba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fUubab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fUubab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fUubab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fUubab'><em id='fUubab'></em><td id='fUubab'><div id='fUuba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Uubab'><big id='fUubab'><big id='fUubab'></big><legend id='fUuba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fUubab'><div id='fUubab'><ins id='fUuba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fUubab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fUubab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fUubab'><q id='fUubab'><noscript id='fUubab'></noscript><dt id='fUubab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fUubab'><i id='fUubab'></i>
                学术观点 -> 应邀专家
                乡村振兴要处∑理好“三个难题”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党国英    发布:2022-06-09    阅读:2099次   


                党国英 乡村发现 2022-06-09 10:13 发表于湖南



                从发达国家走过的历程看,市镇及人口半稠密区的存在,对于农业区的发展非常重要。在乡村振兴事←业中,将这一区域与农业区统筹运作,才有利于解决我们面对的诸多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是效率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人预测到2040年左右,我国〖农业从业人口占总从业者的比重可能在5%以下,这是一个富〒有前瞻性的说法。5%的从业者中,有相当比例的是规模经营者。今后,这☆些经营者和拥有土地承包权、但不从事农业的这部分人是什么关系?租佃关系?委托关系?长期维持这种关系有利于农业发展吗?我比较怀疑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看法※是,要实现经济上的效率,还是要走“适度规模经营+社会分工深化+社会化服务”这条路,小承包户》要实现历史转型,成为真正的非农业人口。但这是一个难点。具体会涉及举家转移难题、小城★市发展难题、农产品周期难题。效率难题当中还有公共服务的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,有些地方路修得质量很ξ高,路的密度很大,投入很大,投入与产出之□ 间差距太大;还有一些公共服务设施的维护成本很高,尤其是水处理单元投ζ 入下去以后利用效率不高。

                当然,这样的难题全世界都有。

                二是平『等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了规模经◇营以后,农民收入是不是就提上去了?事实︽不是这样。当然,如果没有规模经营,农民收入更低。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情形看,真正土地经营收入只占农民收入比重的1/5左右,这是个很大的问题。为什么农村有了规模经营之后,农民的主要收入不能提高,甚至比重越来越低?如何确立一种机制,使农业从业者的╲收入与其他人口的收入能够保持大体一致,甚至前者略高于后者?

                三是社会治理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央关于经济组织与社会治理组织分开的意见落实了】没有?越来』越小的乡村居民点要不要继续维持自治组织?社会治理能不能实现城乡一体化?现在的农村能不能承载乡愁?能不能通过城市建设的改善,使城市也能承载“乡愁”?这些都是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随着城市化推进,将来会形成这样的人口布局,即乡村地区的人口重心在市镇区域,真正的农业区居民主要是农业从业家庭,他们数量少,且分散在小的居民点上,有的∮会在自己的农场设立生产与家居一体化的定居点。这种情况下,现有的村委会体制还能适应新的居住形态吗?

               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,解决上述难题大体上需要以下发展行动或政策创新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,要尊重农民自由选择权,包括土地流转→、交易的⊙权利,自由迁徙的权利。农民自主选择权得到尊重,就有了一种纠错机制,政府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政策就不至于对发展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,而好的政策更容易得到落实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,乡村地区必须要有远超农户数量的非农业居民。这些居民包括农业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的从业者。但这些居民一般不适合做农场主的邻居,而应该成为市镇居民,为市镇带来一定的人口规模与密度。2万人以上的市镇建成︻区人口规模是公共服务设施有效运转的必要条件。这样的市镇有可能成为宜居小城市,也更有可能成为为农业农民服务的区域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,市镇要均衡布局。根据我国国情,东中西▃部的乡村区域的市镇可以有不同的市镇辐射面积,大体上可ぷ以设定在100~300平方公里之▲间。荷兰的市镇辐射面在100平方公√里左右,美国在250平方公里左右。这样的市镇密度才有助于解决农民获取公共服务的可及性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四,农业产业链的重心要下沉。农业产业链价值创造是农产品原料价值的5~10倍。必要的农业产业链下沉到市镇,加上其他关联产业,足以支撑一个市镇的繁荣。农民的季节性兼业需求,也可以在这里得到满足,有助于稳定解决城乡收入差异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五,发展跨行政区的现代化专业合作社。囿于行政区划制度及村庄管理体制,我国现在220多万个农民合作社】,基本不能真正发挥合作社的作用。合作社发展必须突破行政管理区划制度规定的边界,在全国逐步培育几十个↑功能完备的农民合作社,并使其在国〒际食品市场上具有跨国公司的经营能力,才有助于提高我国农业竞争力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六,社会治理实现城乡◥一体化。未来,农业区居民中产化、低收入人群进入城市将成为大趋势,这需要社会治理城乡一体化。2040年左右,全国农业从业家庭将不到2000万,这时候乡村治理机构如何建立,需要未雨绸缪,提前探索和部署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国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目标区域应该是两个部分,即包含市镇在内的半人口稠密区和农业区。这两个区域的政策重点也应有所不同。城乡融合发展实际上就是要处理好这两个目标区域之间的关系。这是解决乡村振兴诸多难题的关键所在。

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资深研究员;乡村发现转自:《领导文萃》2022年6月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