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标题20

  • <tr id='H7kCaK'><strong id='H7kCaK'></strong><small id='H7kCaK'></small><button id='H7kCaK'></button><li id='H7kCaK'><noscript id='H7kCaK'><big id='H7kCaK'></big><dt id='H7kCa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7kCaK'><option id='H7kCaK'><table id='H7kCaK'><blockquote id='H7kCaK'><tbody id='H7kCa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7kCaK'></u><kbd id='H7kCaK'><kbd id='H7kCaK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7kCaK'><strong id='H7kCa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7kCa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7kCaK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7kCaK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7kCaK'><em id='H7kCaK'></em><td id='H7kCaK'><div id='H7kCa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7kCaK'><big id='H7kCaK'><big id='H7kCaK'></big><legend id='H7kCa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7kCaK'><div id='H7kCaK'><ins id='H7kCa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7kCaK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7kCaK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H7kCaK'><q id='H7kCaK'><noscript id='H7kCaK'></noscript><dt id='H7kCaK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7kCaK'><i id='H7kCaK'></i>
                信息频道 -> 媒体报道
                刘世锦:中国减碳和发达国家有哪些重要区别
                发布:2022-05-27    来源:新京报    阅读:208次   


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 2022-05-26 20:24 发表于北京



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220527092107.jpg
                ▲2022新京智库春季峰会。图/新京报

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 编辑 王进雨 校对 薛京宁

                5月26日,在新京智库春季峰会“双碳之策”分论坛上,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演讲▲中表示,当前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些新的变量,但双碳目标不能因为内外部形势的变』化而放松、后退,还是要坚持、要重视。从长期看,实现双碳目标,要做一些打基础、利长远的体制◆机制建设方面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对此,他给出了三方面的建议,包『括要尽快形成“减碳、降污、扩绿、增长”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,要重点形成一个强有力促进创新的激励机制,建立碳账户制∮度等。



                ━━━━━
                “要尽快形成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”

                此次论坛的主题为“双碳之策:双碳之下政府与企业的绿色转型”,刘世锦发表主旨演讲称,近期,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些新的变量。从内部看,全国疫情多点〓散发。从外部看,俄¤乌冲突之下,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攀升,特别是全球油价飙升。“在这◥个时候,能源安全问题备受关注。那么,双碳目标还要不要坚持?我认为肯定还是要坚持、要重视,不能因为内外部形势的变化而放松、后退。”刘世锦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刘世锦↑进而表示,除了要关注短期的形势变化对双碳目标的影响,当前更重要的是,为实现双碳目标做一些打基〒础、利长远的体制机制建设方面的工作。对此,他首先建议,要尽快形成“减碳、降污、扩绿、增长”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。

                刘世锦指∏出,中国的减碳和发达国家在一些方面有重要的区别。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也没有了太大的潜力,它们已过了工业◆化的高峰期、经济结构以服务业为主,伴随着工业发展的污染问题基本上解决了。对发达国家来说,绿色转型︻就是一个碳减排的问题。而对∑中国来说,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中国经济有潜力继续保持比较快的增速。在十四五期间,中国▲还是有必要、也有可能保证中∩国经济实现5%以上的增速。“所以,中国进◤行绿色转型,减碳、降污、扩绿、增长这四个方面都很▃重要,不能偏废,都要抓,都要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世锦还表示,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不会弱化↓或者不利于减碳,要把这四方面的优势很好地协同运转起来。“碳排放与其他污染々物排放有较高的同源性,减碳与降污具有较强协同效应。生态修复、植树造林,可以增加碳汇,而碳汇可以中和碳排放。绿色技术创新和推广,既能促进经济增长,也有利☉于降碳、减污、扩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那么,如何建立起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?刘世锦建议,首先,把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作为实现双碳目标◥的重要指导思想和工作方针,并且在各地政府的五年规划、年度任务和日常工作中加以明确和体现。通过这个方︼式,强调减碳不能单打一、要⌒协同推进,不能搞运动式减碳、要立足长远、久久为功,不能搞形式主义,要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实质∩性的转变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,完善四位一体的指标体系和协同效应。对降碳、减污、扩绿、增长,要提出各自有科学依据的度量指标,同时应充分考◢虑这些指标之间的关联性,促进降碳与减污,降碳与增★绿,绿ξ 色技术创新与降碳、减污、增长等之间的协同效应。近期应尽快实现能耗“双控”向碳排放ζ总量和强度“双控”转变,重点是在统计方法、考核机制等方面把工作做实做细,尽快形成实施条件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,及→时纠正不利于形成四位一体协同机制的ζ 政策和做法。刘世锦指出,有的地方在减污降碳过程中,不论是否采用绿色技术,是否达到绿色标准Ψ,对高耗能或高碳行业实行一刀切限制,其结果是减少供给,推高价格,同时也伤害了企业推动绿色转型的积极性。建议对高碳行↙业实行“放开、稳住、限制”相结合的区别化政策,也就是放开绿色【生产、投资、技术创新▃和推广的空间;稳住对经济社会安全和平稳运行直接相关、短期内难以被替「代的环节;有序限制其他非绿色生产、投资并加快实现绿色转型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前瞻性制定受冲击领域的风险防控与产业就㊣ 业转型规划和政策。煤炭、钢铁、有色、化工、水泥等传统能源和高耗能产业为主的区域,将面临主体▆性产业替换的重大冲击,并引起高碳资产价值下跌和重估,进而影响区域性金融稳定。建议有关部门和地区要趁着日子好过的ω时候未雨绸缪,对金融风『险防控、接续产业培育、员工退出安置和再就业∏培训等抓紧制定前瞻性、针对性强的规划方案和政策措ω 施。



                ━━━━━

                “要重点形成一个促进创新的激励机制”


                除了建立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,刘世锦还〗指出,打基础、利长远的体制机制建设,还要重点形成一个强有力促进创新的激励机制。

                刘世锦※观察到,在中国的双碳目标提出后,不同地区和行业表︾现出了三种不同的反应。其中,第一种反应是防御型的反应。比如,很多传统的能源企业感觉到了转型的压力,面对压力在考虑将来要转型重组甚至退出。但是这卐些企业目前还有市场,所以还在观望。第二种反应是适应型的反应。比如,一些企业和行业开始考虑用目前的能源∑ 系统或者生产方法如何才能节能减排。第三种█反应是进取型的反应。比如,双碳带来的中国经济的转型,从根本上说要靠换技术。原有的技术不行了,通过技术创新推动能源结构△的转化,用新的卐清洁能源代替原来的高碳的能源结构,这是进取型的反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技术创≡新能够降低绿色产品溢价,缩小应对气〖候变化成本。比如,最◆近的风能、光伏等清洁能源的成本下←降很快,有些清洁能源的成本已经和㊣传统能源成本打平甚至还要低。从这个【角度讲,创新使得我们应对气候变化需要付出的成本大大降低了。”刘世锦说,中国经济转型的出路还是在进取型反应、在∴于技术创新,但创新需要一个比较好、足够的↓激励机制,来推动技术创新。比如,建立一套激励机制,激√励和改善一些绿色企业在IPO、获取资金等方面的成本和便利条件等。“如∩何建立这样一个激励机制来推动创新,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━━━━━

                “建立绿色账户※制度”


                如何建立四位一体的协同机制和利于创新的激励◥机制?对此,刘世锦建议,建立绿色账户这一基础制度。这是四位一体协同机制不可或缺的前提,更是市场在绿色资源配■置中发挥重要乃至决定性作用的基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无论是用市场的方法还是政府行政机制①来减碳,都要把账算清楚,要有一≡个基础——碳账户。而碳账户首先要解决碳核算的问题,包括碳核算、生态核算在内的绿色核算,是绿色】发展的基石。”刘世锦建议,应尽快补上碳核算这一短板,并以此为基础,普遍建立碳账户和生态账◎户,进而形成与四位一体相适应的各⊙级政府、企业和个人的绿色责任账户,确定各个主体的减排责任和权益,把国家的双碳目标落实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外,刘世锦还指出,除了建立碳账户制度,也应该探索建立企业ESG(环境、社会、公司治理)评估体系和制度。“特别是,应该使ESG中的‘E’,即生态方面的评估々成为一个基本的制度,并逐步推广这套@ 评价体系,确定企业的减排责任和权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总之,把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做好,才能有效推进和落实双碳,才能取♀得富有成效的成绩,而且也能够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带来实实在在的动能。”刘世锦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值班编辑 康嘻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