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标题1

  • <tr id='uOHFNA'><strong id='uOHFNA'></strong><small id='uOHFNA'></small><button id='uOHFNA'></button><li id='uOHFNA'><noscript id='uOHFNA'><big id='uOHFNA'></big><dt id='uOHFN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OHFNA'><option id='uOHFNA'><table id='uOHFNA'><blockquote id='uOHFNA'><tbody id='uOHFN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uOHFNA'></u><kbd id='uOHFNA'><kbd id='uOHFNA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OHFNA'><strong id='uOHFN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uOHFN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uOHFNA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OHFNA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OHFNA'><em id='uOHFNA'></em><td id='uOHFNA'><div id='uOHFN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OHFNA'><big id='uOHFNA'><big id='uOHFNA'></big><legend id='uOHFN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uOHFNA'><div id='uOHFNA'><ins id='uOHFN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OHFNA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uOHFNA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uOHFNA'><q id='uOHFNA'><noscript id='uOHFNA'></noscript><dt id='uOHFNA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uOHFNA'><i id='uOHFNA'></i>
                论坛年会 -> 2019年年会:“如何实现“六稳”,保持经济长期向好”
                2019论坛年会纪要(主题发言)--王建:迎接中国经济增长新∑高峰
                发布:2019-03-19    阅读:9022次   


                    近来有关防风险和稳增长的讨论中,已经「有越来越多学者看到,和国际经验比较,中国的经济、投资和消费增速的下降速度偏离得非常明显,因此认为应该对这个现象㊣ 进行更深度研究,否则很难保证防风险和稳增长的宏观政策有效。而我认为,要解决经济↓持续下行的问题,摆在首位的反而不是政策,而是认识问╲题。

                从宏观层面看,宏观政策是最底下的一层,上面还有∞制度安排,而最高层面的东西是认识问题。中国的改革开放,就是从突破“姓社姓资”的☉认识开始,然后◆才有搞市场经济的体制突破,才有了各种宏观政策取向的转变。而今天中国经济之所以会持续下行,还是和两个认识走入了误区相关,如果这两个认识误区不打破※,不管宏观政策怎么调整,下行陷阱还是走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个认识▓误区,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降速阶段,理由是工业化已经基卐本上完成,应该进入到后工业化时代的服务业主导阶段。由于有了这样的认识,对中国经济增长从高速阶段下来的变化,就有了足够的∑ 心理准备。但现在的问题是,经济增速一降再降,不断突破★人们认为是正常的降速区间,这个时候才开始对降速的正常性产生了怀疑,去年下半年△以来中央相继提出了“六稳”“七防”,我认为就是这种从“正常降速”到“不正常降速”认识的转变〖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么为什么认为中国已经完成了工业化的认识不对呢?因为中国的特殊国情是,中国是一ζ 个“二元结构”国家。对市场经济国家而言,一元结构是主流【,古典市场经济是“金字塔”形结构,即越向下穷人越多,越向上富○人越多;二战后改良了的市场经济是“橄榄”形结构,即中产阶级占主体;但二元结构是“工字型”结构,即上面有个较【小的富裕群体,下面的中间收√入阶层很小,再下面是一个庞大的低收入群体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中国目前8亿城市常住人口中,高收※入与中高收入占40%,平均收入是6万多元,中国的居民人均收入大约是人均GDP的90%,折算成美▆元,这部分高收入人口的人均GDP就是2.5万美■元左右。中国农村居民中的最高收入只相当于城市居民的中等水平,但考虑到还是有一部分高收入农村居民收入已经达到了城市中①高收入以上水平,如果按5%计算,则中国目前全体居民中,有大约近3.5亿人的人均GDP在2.5万美元ω 以上。按一样的算法,中国目前其余♂的10.5亿人口的人均GDP就是4千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10亿低收入人口是中国的人口主体,处在这个收◎入水平上的人口,其消费力还处在满足了吃穿的“小康”水平阶段,而3亿高收入人口才有能力买车买房,消费水平才进入了现代化的“富裕”阶段。进︾入新千年以来,中国〗经济开始起飞,这得益于两大需求引擎的拉动,一个是新全球化所产生的外需,另一个就是3亿々高收入人口对房、车的需求产生的内需。以2012年中国汽车保有量增速下降和2015年中国房屋竣工面积增速下降为标志,中国先富人群◤的房、车置业陆续■完成,到2018年终于进入房、车相继负增长阶段,相应带动围绕住房与汽车消费的一系列相关ㄨ产业,如家电、家具等产业都进入了增长低谷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中国的人口主体还没有实现从“小康”向“富裕”阶段←的跨越,因此由“二元结构”所决定,中国的工业化高峰也是两个,而不〇是一个。新千年以来出现的经济“起飞”是第一个高峰,第二个高峰将是由→→10亿低收入人口引起的更大、持续时间更长的经济增长高峰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们可以看三方面数据说明这个新高峰的模样↓:

                第一,2018年中国千人汽车保有量是170台,而发达国家是▲600~800台,何以中国在170台的水平上汽车需求就发生了停滞?很巧的是,日本在1970年也是170台,而日本基本『是在1975年完成的工业化,之后则汽车保有率出现猛升,直到90年代上升到650台。中国在170台的水平就出◥现了负增长,就是因为3亿先富人群的房与车需求已经顶到了“天花板”,但后期10亿人的需求将更庞☆大,会给房、车需求乃至整体经济增长提供更巨大的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,如果把目前10亿人的∮消费水平提升到3亿人的水平,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将从去年的40万亿元增加ㄨ到120万亿元,是今天的3倍还多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,按照工业化先行国的历史经验,当进入到居民消费从吃穿向住行阶段跨越的时候,首先是大幅度提升能源、钢铁等基础产业的供给能力,随后就会进入到以◥房、车需求所引领的机械、电子和化工等重加工业发展阶段。而中国近十年ぷ来之所以会把“去产能”的重点放在钢铁和煤炭上,其实正是工业化开始进入到重加工业的标志,这个标志的产生,不是3亿富人的后工业化阶段所标志出的,而是10亿低收入人口的〒工业化中期阶段所标志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个认识误区,就是所谓“基数大、增速慢”的规律。中国经济自改革开放以来已经经历了30年@ 高速增长,目前GDP总值已经超过13万亿美元,居世界第二,所以官产学三界人士似乎已经共同认同了“速度应该下降了”这个判断。从工◆业先行国的历史经验看,的确在完成工业化后速度都开始下降,但那是对“一元结构”国家而言,是“一元结构”国家的经济规律,对中国这样的“二元结构”国家是不适︻用的。从世界范围看,世界经济也是二元结构,有美日欧等发达国家,也有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,如果因为发达国家的经济√基数大了,全世界的经济增速也都高不起来,就不会有中国经济起飞的奇迹。缩小到▃中国内部,因为已经有过了一个经济增长高峰,或者因为3亿人的生活走入了现代化阶段,所以认为后面的10亿人就永远不会买房买车,就々不会引起另一个经济增长高峰,同样也是错误认识。只有破除“基数大、增速慢”的魔魇,才能使中国经济走出低谷,进入第二个经济增长高峰期。

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,我们已经离第二个经济增长高峰期不远了。按新千年至今9%的经济增长速度计算,3亿人在新千年之初的▓人均收入水平就是5千美元,在此基础上出现了对住房和汽车长达十年的爆发◥性增长。而今天10亿低收入人口的人均GDP也已经达到4千美元,离5千美元并不很遥远,还是按9%计算,到“十四五”中后期,第二个经济增长高︼峰期就会到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元结构”的经济规律和3亿人的工业化阶段出发,来看待〓中国经济增长问题,就必然会走入认识误区。如果认∩识不转变,仍然认为经济减速正常,认为出现经济低谷是由于降速阶段与经济周期叠◢加,因此所有政策都在围绕反周期打转,中国经济增长新高峰的到来就会遥遥无期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还要说上一句,由于中国低收入人口的主体↑是农民,所以城市化是打破“二元结构”和走出经济低谷的根本举ζ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