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标题28

  • <tr id='SuLMEy'><strong id='SuLMEy'></strong><small id='SuLMEy'></small><button id='SuLMEy'></button><li id='SuLMEy'><noscript id='SuLMEy'><big id='SuLMEy'></big><dt id='SuLME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uLMEy'><option id='SuLMEy'><table id='SuLMEy'><blockquote id='SuLMEy'><tbody id='SuLME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SuLMEy'></u><kbd id='SuLMEy'><kbd id='SuLME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SuLMEy'><strong id='SuLME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SuLME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SuLME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SuLME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SuLMEy'><em id='SuLMEy'></em><td id='SuLMEy'><div id='SuLME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uLMEy'><big id='SuLMEy'><big id='SuLMEy'></big><legend id='SuLME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SuLMEy'><div id='SuLMEy'><ins id='SuLME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SuLME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SuLME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SuLMEy'><q id='SuLMEy'><noscript id='SuLMEy'></noscript><dt id='SuLME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SuLMEy'><i id='SuLMEy'></i>
                论坛年会 -> 2019年年会:“如何实现“六稳”,保持经济长期向好”
                2019论坛年会纪要(主题发言)--张维迎:什么推动了中〗国40年的高增长?
                发布:2019-03-19    阅读:8278次  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主题是“稳”,但我觉得中国经济最重@ 要的是“变”,只有变,只有改革,才能稳。我先提供两组数据,一组是■根据樊纲《中国市场化指数》的数据,我做了东中西三个地区的市场化对比。可以看出,东部市场化历︻年都高于中部和西部。

                图片50.png

                另一组是中国经济增长数据。2007年之前,东部增速最高〇,西部和中部很低。2007年之后,完全反过▂来,西部增速最高,中部次之,东部最低。

                图片51.png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说,过去十年,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地方恰恰是增速最低的地方。我们能不『能由此得出一个结论,即存在一个“西部模式”,西部的制度有优越性,东部应♀该向西部学习?大家都会觉得很荒唐,但这实际上就∮是“中国模式论”的思维方式,即由于40年来中国经济增长∮比西方要好,所以中国模式有优越性。它的错误◥在哪呢?就是只从静◢态看经济,其实市场化是一个动态过程,有些╳地区领先,有些地区滞后,但后来居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从市场化过程来看,情况完全不。东部地区的市场化早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,所以东部经济的起飞▽早于中部和西部。比如1997年的市场化指数反映的是之前20年的改革结果,在1978至1997的20年里,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方增长速度越高,二者是高度正相关。之后,市▲场化指数的变化增长速度也是正相关关系。特别是平均而言,国有部门退出越快的地区,经济增长越好;私有部门和外资企业进入越高的地区,经济增长越好。所有数据给出的结论都非常一致。从2011-2016年的数据来看,国退民进的地方增长要好于国进民退的地方,无论按照工业资产比重还是按照就业比重,结论非常一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未来的增长依赖于创新,我们看哪些因素导致创新。可以看到,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区,研发密▅度越高。要素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方㊣ ,研发密度越高。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区,新产品销售占总产品销售的比例越高。也就是说,市场化越高的地区,创新水平也越高。

                图片52.png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面从人均政府部门来看,一个地区的政府部门越多,人均专利越少,创新性越差。公共部门占就业比重越高的地方,人均专利也越少。

                图片53.png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国有资产比重越高的地方,研发密「度越低,创新能力越差;民营和外资企业比重越高的地方,研发密度越高,创新能力越强。

                图片54.png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国特色有没有带来一些问题呢?有。一个是①腐败,另一个是收入分配不公。所以我们看到,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方,每万人口被立案官员的比例越低;公共支出占GDP比重越高的地方,每万人口被立案官员的比例越高。

                图片55.png

                从收入分配来看,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地方,基尼系数越低;财政支出占GDP比重越高的地方,基尼系数越高。

                图片56.png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中国特色带来的问△题。中ㄨ国经济学家一定要把In spite of”和“because of”区分开,我们之所以取得伟大成就,是因为走了邓小平的←改革道路,而不是因为那些中国特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用哈耶克的一句话作为总结:尽管事实本身从来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是↓正确的,但对事实的错误解读却有可能改变事实和我们所生活的环境。